用户名 密码
中文版 | ENGLISH | 搜索 | 邮箱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帮助   
以前链接periodical.aspx
 
会员专区 协会制度 部门设置 活动信息 培训学习 云波微步 网络文学 网络动漫 协会论坛 商贸商城 齐鲁传媒 网络电台 实名搜索
 
从新闻大战到博弈大战
发布时间:2008-3-7 17:09:37
    3月5日上午9点,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两千多名中外记者云集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东门,因为所有全国人大代表和列席会议的全国政协委员都要经过这里。 
    我在7点半就到达天安门附近,这里戒备森严、安保措施非常完善。才走到天安门广场指定位置,我没有想到,这里早已云集各大媒体记者,“长枪短炮”应有尽有,专业的、半专业的、准专业的、普通的、甚至是旅游便携式的相机都可以找到。 
    最初,我还庆幸自己是比较早来到人民大会堂的新闻工作者,到了才发现自己来的已经很晚。据说最早来的记者在凌晨4点多就到达天安门广场,不但目睹了升国旗,还拍摄了每个代表团的精彩镜头,最完整的图片应该非他莫属,我无法准确地知道最早到达的记者是哪家媒体的,但最多的一种说法是:国外的一家通讯社:法新社。 
    两会报道的新闻大战烽火连连、硝烟弥漫,各个代表团的车队每到达天安门广场,都会掀起记者的一阵涌动,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朝车队冲去,抢下最好的拍摄角度拍下最好的照片,大部分记者是没有选择性地拍,因为记者太多,先抢下镜头拍了再说,等看准了人再去拍可能就没有机会,甚至根本拍不到照片。我只能拍下正在抢镜头的记者,好在正是我来两会报道第一现场最主要的目的之一。 
    在人民大会堂东门现场,记者比代表多,记者比代表忙。比如某一个财经记者发现了一个熟悉面孔就会迅速地抓拍,另外一个记者看见他在拍,于是也举起长枪炮筒对准这位代表“咔咔咔”地一阵狂拍,其他记者也立即围堵过来,在顷刻之间就把这位代表团团围住以至于无法行走。见此状,我上前去询问刚拍完退下来的记者:“他是谁?”“不认识,先拍了再说,不合适再删。”那位记者笑着说。 
    在人民大会堂外,最能成为记者镜头中的代表有三类:一是名人、明星,如出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敬一丹、列席会议的政协委员杨澜等;二是公众人物(主要是指为公众利益和事务服务的官员),如省长、部长等;三是身着民族服装的少数民族代表,这些都是记者镜头中的重点追捕对象,成为记者镜头中的热点人物。 
    时间到了8点半,大部分代表都陆续步入人民大会堂,几家境外电视台的记者便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做起现场报道,国内的只有极少数电视台在做现场报道,大部分记者形成一条长龙开始在东门南侧排队等候安检进入人民大会堂。 
    参与报道2008年两会的媒体数量比去年多,境外媒体就达到800多家,比2007年多出100多家。绝大多数媒体为报道两会,事前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和策划,这不仅仅是因为2008年的两会是奥运年的两会、换届的两会、贯彻落实党的17大第一年的两会、改革开放30周年全面回顾与总结的两会,更是媒体在这场新闻大战做出特色、做出水平、做出效果的必然策略。 
    当然,人民大会堂东门外所云集的记者仅仅是这些媒体参与两会报道极少数的一部分,尽管部分媒体的重要负责人、业务分管领导亲自到人民大会堂督阵指挥以示对现场报道的重视,但在后方还有大批的骨干力量守候在编辑部做周密地策划。 
    媒体在分工上,谁上现场报道、谁留守在编辑部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对于上过几次两会报道的记者就把“机会”留给没有上过两会的记者,而自己留守在编辑部。有的媒体是实行轮换制度,去年上前线的,今年就留在编辑部,也有部分媒体是在两会期间轮换。其实这就涉及到编辑和记者的分工和职能。 
    其实新闻工作者每天的工作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做两类题型:一是“选择题”,二是“填空题”。对编辑而言,每天面临着许多的新闻,该把哪一条新闻放在头条,又该把哪一条新闻放在第二条的位置;哪条新闻该推?哪条新闻又该缓,新闻编辑每天都会遇到这样的“选择题”。如果编辑不加任何选择或者过多地对堆放新闻在头版(首页)上,那么会给读者带来灾难。对于记者而言,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填空题”,把本地新闻稿全部交到编辑部,国际新闻、外地新闻等这些新闻不需要记者去“填空”,因为编辑已经从新华社、外电等渠道拿到现成的稿件。“填空”需要的是能力,如记者的努力、勤奋、技巧等;“选择”需要的是智慧,如编辑的勇气、价值观、全局观、大局意识等。“填空”用要的是“术”,而“选择”用的是“道”。 
    现阶段,传统媒体大都重视记者,而忽略编辑,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媒体重“术”而轻“道”。在传统媒体看来,能干的记者把稿件采写回来,编辑上版改改错别字即可,编辑能力及其作用在很大程度没有多大发挥的余地。事实上,“选择”比“填空”更为重要,这就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主流媒体普遍重视编辑的原因,这是经过上百年时间、经过市场检验之后行之有效的办法——以编辑为中心。别忘了,在媒体内部,新闻最高行政职级是总编辑,而不是“首席记者”。 
    新闻编辑每天面临诸多的重要新闻,该把哪条新闻作为头条,哪些新闻又该制作成专题?一个广告客户拿着300万元的现金支票放在总编辑办公桌上,要求对该公司产品在重要版面的重要位置进行重点报道,做还是不做?报业集团“要求”旗下媒体在重要位置(重要时段)编排某条(在新闻人看来“并不重要、没有冲击力的”)新闻,上还是不上?新闻与经营,到底谁大?影响力与生存力,到底谁重要?擦边球打还是不打等等众多问题,这其实是一个庞大的决策过程,更是一个复杂的博弈过程。当媒体处于垄断地位的时候,其博弈主要体现在内部,比如经济新闻部、社会新闻部、要闻部等都要争抢在头版上稿,当媒体处于竞争比较激烈的环境时,其博弈表现在外部,即编辑需把视野半径锁定在其他媒体的身上。 
    博弈不一定要竞争,但竞争一定要博弈,传媒业在很多情况下并不是简单的“你赢我输”对抗性的零和博弈,媒体竞争制胜的方法不是靠打击对方、压倒对方,而是靠引导对方采取对双方都有利的行为。媒体最理智的时候,往往就是别无选择的时候。打政策擦边球等“边缘策略”是一场危险的游戏,每一步都蕴藏着巨大危机。拥有“信息”可以帮助新闻编辑做出正确的决策,但不能保证他们做出正确的决策。在媒体竞争中,如果按照过去一贯的分析和方法来推测竞争对手还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么就要调整自己的思维和视角,对总编辑而言更为重要。 
    在两会的新闻富矿中,怎样才能做好报道,这一直是媒体人经常思考的问题,其实媒体没有必要去追风,去追其他媒体的报道热点,媒体关注你的关注,报道你的报道即可,这并不与上面的博弈思维相违背,而是落实具体战略。也即是说,媒体不要四面树敌,不要错把战略合作伙伴当竞争对手,专业媒体、行业媒体不要把综合类媒体当竞争对手,但自己的眼里一定要有直接的竞争对手。比如像今年两会期间,大江网就与搜狐合作,大江网负责协调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到搜狐做客,并负责访谈主题、内容把关等,搜狐则提供访谈场地、直播设备等,双方都充分利用各自的平台传播访谈信息,搜狐与大江网都在报道2008两会,但双方是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双方是优势互补合作取得双赢。 
    击败了拿破仑的威灵顿公爵曾说过:“滑铁卢之役的胜负是在伊顿中学操场上决定的。”同样,媒体竞争的胜负是在报纸印刷前、电视播出前、网站更新前就决定了的。真正的高手决战,胜负在出招前已经确定了,各大媒体为了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新闻媒体每天都进行着新闻博弈,每天对弈着不同的棋局。尤其是在重大活动报道上更是如此,2008年两会报道体现得淋漓尽致。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业务资费 | 会员帮助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环球网文(环球网商)    主办单位:青岛市网络文化传媒协会
技术支持:宇航网视商务传媒有限公司